首页 > 农机新闻 > 地方农机 > 黑龙江农机信息

2019烘干机洗牌年,无实力非专业不生存!

 

2018年烘干机行业仿佛一夜遭遇滑铁卢,国内部分企业四月份、五月份销售额依然没有冲破“零魔咒”,所有数据都指向同一个事实:烘干机需求出现了严重的下滑!那么,烘干机行业的颓势在2019年是否仍将延续?

  刚刚流逝的2018年,对于国内粮食烘干机行业,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似乎并不为过。中国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行业同比下滑46.41%,几乎腰斩,而流通协会预测下滑会达到60%,一个数据来源于供给侧,一个数据来源于销售端,渠道不同,反映的情况不同,但两个数据都指向同一个事实:2018年烘干机需求出现了严重的下滑!

有专家预测,烘干机行业的颓势在2019年仍将延续,相应的行业竞争形势将更加惨烈,那么2019年烘干机行业的竞争形势是否有规律可循,什么样的企业有竞争优势呢?

集群化特征鲜明:安徽、江苏集群或成最后赢家!

国内烘干机产业集群化发展的特征非常鲜明。从进入农机补贴目录并实现有效销量的企业地域分布看,烘干机产业已经形成了安徽、江苏、浙江、东北、河南等几个产业集群,其中安徽和江苏集群内企业数占全国烘干机企业总量55%,这两个集群基本上连在一起,也可以看成一个大的产业集群,因为集群内企业技术源头也很相同。

产业集群内的企业,单个企业并不具有规模优势,但集群内企业加起来,就会形成产业分工和产业协同,如果把这些企业组合体看成一个整体的话,它也是一个竞争主体,集群内企业之间的分工与合作是高效而经济的,产业集群最大的好处就是能降低交易成本。整体看,产业集群的规模效应不但体量要远远大于单体企业,并且效率也会高于单体企业。

着名战略学家迈克尔.波特认为,形成产业集群的区域往往从三个方面影响竞争和竞争优势:一是提高集群内企业的生产率,并且集群越大,生产效率越高而成本越低;二是给集群内企业造成极大的激发效应,集群内企业的创新创造会明显快于非集群内的企业;三是不断促进新企业的生成,并且增强集群本身的竞争实力,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安徽和江苏烘干机集群已经应验了迈克尔.波特的观点,预计后期安徽和江苏的烘干机产业集群会形成更强的“马太效应”,优势会越来越明显,而山东、河南、河北、湖北、湖南等小集群或零散企业可能会越来越少。

在这些集群内也会出现资源集中和洗牌,中联重科、辰宇、三喜、天禹、沃得等企业或凭综合实力,或凭专业能力来洗牌,最终将是大产业集群形成垄断性的优势。

  图:烘干机企业在国内分布数量  行业残酷洗牌:真正实力派将水落石出

国内生产粮食烘干类产品的公司:第一类是台湾三久、日本金子等专业的做烘干设备的专业型公司,这些公司早在十几年前就在中国市场开始布局,现在在国内已经建立了组装基地,比如上海三久,苏州金子等;第二类是国内专业从事烘干机的公司,比如牧羊集团、安徽辰宇、江苏天禹、三喜农机、麦稻之星等企业;第三类是综合多元化的大公司,中联重科、福田雷沃重工、东风农机、江淮动力、沃得农装等国内的第一阵营的农机公司和久保田、洋马、井关、爱科、约翰迪尔等跨国公司。

拖拉机、水稻插秧机植保机等行业一样,国内烘干机行业也有“一哄而上,一哄而散”现象。最鼎盛时期曾有超过400家企业进入,但显然行业的高峰期已过,经过大浪淘沙,2018年农机补贴系统里只有不到150家企业,从留下来的排名前15的企业可以看出来,排名第一、第四、第十三和第十五的企业分别是中联重科、沃得农装、雷沃阿波斯和东风农机,其它的则全部是安徽辰宇、江苏天禹、三喜、正阳、金锡等专一从事烘干机业务的公司。

2019年烘干机行业洗牌将加快,预计将有三分之二的小企业退出,没有综合优势和专业化能力的公司没有生存之地。

国产品牌或将全面胜出,外资品牌退居高端市场

在国内粮食烘干机发展初期,日本金子和台湾三久较早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并分别在无锡和上海建立了生产基地,从开始的进口组装到基本实现本地化生产,其间经过了十几年,在这个过程中,这两家企业帮助国内完成了烘干机市场培育,并带动了一大批中国本土烘干机企业成长,如果你仔细梳理一下的话就会发现,国产的粮食烘干机分成两个技术路线,要么是三久系,要么是金子系。

从2018年农机补贴公示的数据可以看出来,金子的市场占有率和行业影响力下滑的非常厉害,三久也快退出行业前十了,这说明国产品牌基本上掌握了中小吨位的粮食烘干机的技术,凭借良好的性价比、机动灵活的营销手段、快捷响应和周到服务已经全面胜出。

后期,在大型粮食烘干中心、大型国家储备粮项目上,欧美进口的产品会有部分市场,在一些地方性小型项目和试验示范项目上,日本和台湾品牌将有一定的优势,整体看国产将全面占领中低端市场,外资品牌退居高端市场。

  图:烘干机企业数量变化   “品牌+服务”制胜,现阶段烘干机行业竞争底层逻辑  不同的发展周期,对于农机产品来讲会有不同的底层竞争逻辑。

2012-2017年可以看成粮食烘干机行业的市场培育期。在这个阶段,用户从不了解到认知,从观望到大面积推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市场的导入期,产品的性价比是最关键的竞争要素,所以在这个阶段,国产的中联重科、三喜、金锡、辰宇等品牌,通过有竞争力的价格和渠道驱动力,取得了竞争优势,并把有先发优势的金子和三久甩在后面。

从2018年开始,烘干机行业新装机用户减少,出于环保压力和竞争压力,很多老用户开始装备升级或更新换代,这些老用户通过长期使用,已经变成烘干机专家,有强烈的品牌意识,在这个阶段,国内烘干机行业竞争的底层逻辑,已经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品牌+服务”成为新的竞争工具。

从市场一线反馈看,用户在选择烘干机,价格已经不是第一因素,市场上表现好的品牌和服务好的厂家成为首选。

受这种用户需求的影响,在2019年,烘干机厂家主要的努力方向是提高产品品质,扩大品牌知名度和加强服务。

在2019年已经召开的几个主流烘干机厂家的商务年会上,企业不再把销量作为首要目标,而都提出了明确的品质提升计划,安徽辰宇提出整机三包期延长到三年的政策,引起了其它企业的积极响应,有企业跟着推出了整机或核心部件三包期延长的政策。

整体看,2019年烘干机行业形势不容乐观,竞争形势恶化不可避免,行业将会深度洗牌,综合实力强和专业能力强的企业将会穿越行业周期。

经农业农村部农机主管部门统计,目前我国粮食烘干机械化程度不足30%,烘干机市场远远未饱和,需求空间还是有的。希望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寻找更加合理的方法和对策,规整烘干机行业的同时,也不能影响农业机械化发展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