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机新闻 > 农机新闻

用好秸秆资源,推动装备升级


        我国既是粮食生产大国,也是农作物秸秆生产大国、常年农作物秸秆产量8 亿吨左右。如何开展好秸秆综合利用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问题。10月28日,以“共话秸秆、模式分享、装备升级”为主题的秸秆综合利用发展论坛在湖北通山县星光玉龙机械有限公司召开。农业部农业机械化技术开发推广总站副站长徐振兴、湖北省通山县县长陈洪豪、湖北省农机局和咸宁市农机办相关负责同志、大田农社总裁吴克铭、有关秸秆综合利用方面的专家和以及来自全国的200多名农机行业人士参加了论坛。


 陈洪豪县长致辞

    星光农机股份公司总经理、星光玉龙董事钱菊平在论坛致辞。他表示,虽然2018年我国农机工业的发展遇到了困难,但政策性的影响会使产业结构进一步调整升级,机遇与挑战并存。展望2019年,政策环境继续向好,星光农机依然面临良好的发展机遇、依然存在许多产品逆势而上的利好机会,公司要抓住机遇,追求高质量优服务的健康发展;要坚持创新,寻求差异化竞争,从提高产品可靠性、差异化开始提升核心竞争力;以创新为驱动,大力推进品牌建设,提升国际市场的发展能力。钱菊平希望2019年大家共同努力改善当前的无序竞争环境,全面推进农机装备转型升级,为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增添新动能、新力量。


星光农机经理钱菊平致辞 

    农业部农机化技术开发推广总站副站长徐振兴研究员在会上做了《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思考》的报告。他分析了当前秸秆综合利用的现状与技术、当前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相关对策与建议。他指出,目前,秸秆年产量及综合利用主要途径有肥料(机械化粉碎还田)、饲料(青贮、氨化)、燃料(发电、气化)、基料(食用菌、基质)、原料(纤维、家具板材)等。目前我国秸秆利用率不高,我国每年农作物秸秆约有1/3得不到利用;遗弃在田间地头的秸秆焚烧产生的浓浓烟雾污染大气和环境,严重威胁机场飞机起降和车辆行驶,也是构成雾霾因素之一,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秸秆还田增加机具作业成本;收贮运难度大、成本高,粮秸争抢时、人、机具,收贮机制尚未形成;政府支持力度也不够。对此,他建议改变“秸秆是资源还是废弃物”的传统认识;政府加大对秸秆还田作业补贴(深松)的支持力度;探索收贮运机制,为除还田外的秸秆综合利用提供原料;研发先进适用的还田机、播种机打捆机等。

徐振兴副站长做主题报告

     黑龙江庆翔集团总经理王国茂在会上做了《秸秆生物质能源的应用现状与前景》的报告。他指出,我国早在2003年引进秸秆发电技术。根据国家《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20年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将达到3000万千瓦。秸秆打包必将迎来一轮大发展,新一轮秸秆电厂建设潮正在掀起,正在建设的黑龙江庆翔集团肇东、肇源、绥化三个秸秆热电联产项目已采用80MW机组,创了世界记录,年单机消纳秸秆达到60万吨以上。他认为,秸秆发电是环保产业、民生工程和建设美丽中国的刚性需求,秸秆打包行业必将走出低谷迎来真正的春天。秸秆发电具有资源优势和环保优势,二氧化碳零排放,有利于防止气候变暖,秸秆含硫量仅0.3%,而烟气中的二氧化硫一般为5-15mg/m3,天然合格;而煤含硫量1%以上,必须上脱硫塔,既增加了投资,又容易引发二次污染,并带来安全隐患。

  王国茂同样指出,目秸秆利用率较低,其中黄杆利用率达到70%以上的电厂极少,大部分发电企业由于秸秆收集难、储存运输难、使用难(与秸秆打包有关)、综合成本高等原因,不愿用黄杆,你争我夺抢灰杆。这种局面背离了政府发展秸秆发电的初衷。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改变,关键看秸秆打包企业包打得怎样。“总体看,国内秸秆打包尚处在初始阶段,还未进入高潮,好戏在后头。”他说。

    星光碧野农用微生物发酵技术研究院院长寻立之在会上介绍了秸秆及生物质弃物快速发酵综合利用技术。他分析,我国传统秸秆处理设备和技术不能“就地就近制肥”是传统有机肥产业链致命缺陷,一是现行设备需地场大投资多,不适应中小型种养基地采用,都不能满足就地就近处理农业废弃物,制作有机肥的需求。二是现行设备不配套,缺少秸秆专用粉碎机,不能处理消纳秸秆。创新型技术设备开发滞后导致一方面秸秆废弃物利用难,另一方面秸秆处理利用没有好设备、好技术,传统堆沤还田投工多,没人搞。还常出现秸秆焚烧、偷烧的乱象。湖南碧野通过多年努力,研制的农业废弃物生化处理制肥机,可达到改良土壤、防止病害蔓延、改善环境目的。该技术设备通过了国家科技成果和农机鉴定,技术达国内领先水平,并申请了国家6项专利,在湖南、安徽、宁夏、重庆、湖北、上海、安徽、湖北、海南等地区的21个单位进行了应用,效果良好。  

    星光玉龙副总经理范玮以“自省与自信--秸秆打捆机发展现状与趋势”的主题作了分享。她指出,近年来环境保护已成为社会焦点问题,各地政策很多,效应很强,杠杆作用非常明显,犹如一股旋风刮到各地,秸秆打捆机相继在江苏、安徽、黑龙江等省份掀起了一阵阵销售高潮。星光玉龙今年的销售更是供不应求,到现在厂里不仅没有库存,等待供货的订单还有300余台,这次在武汉参展的打捆机样机都是挤出来的。但是,企业与行业快速发展的背后掩盖不了当前的隐忧。范玮指出,技术力量单薄是当前民族农机工业的通病,很多农机产品规模扩大了几倍甚至十几倍,但是技术上几乎还处于模仿+改进的阶段,不但还谈不上原创,就连基本的可靠性、稳定性也不能保障。目前小方捆打捆机的核心部件打结器还是依赖德国进口;大圆捆打捆机,主要零部件的材质、产品的精密度跟进口设备相比,还有较大差距。接下来包括打捆机在内的农机厂家如果想真正长期立足,必须加大科技创新研发投入,多培养科技人才,这是一条漫长的路,重在体系建设和点滴积累。同时,国内打捆机生产企业还需要加强管理,向管理要效益。

     范玮强调,行业要对秸秆打捆充满信心。这几年市场上也有不少言论唱衰打捆机,认为这只是一阵风,刮过就没了。近十年来打捆机行业也不断洗牌,能否存活关键就看能不能在产业链中传递价值。到2018年,星光玉龙生产打捆机已整十年。对于有些企业来说,打捆机是投机性的项目,但是对星光玉龙来说,打捆机是长久发展下去的产业,公司持之以恒,目标远大,今后将继续打磨产品、加强创新。

 

星光玉龙许玉国总经理许玉国  

    星光玉龙总经理许玉国在总结致辞时指出,中国有7亿亩农田和耕地,每年生产8亿多吨秸秆,这些秸秆是有害物质、废弃物、污染物,处现的方式大多是付之一炬,造成的后果是空气质量下降、公路汽车追尾、飞机上天后下不了地。这次论坛研究的内容是将秸秆收集起来,用于发电、造纸、制肥、喂牛羊、供热取暖等等,目的就是要变废为宝。秸秆综合利用是一件前人没有做过的大事,这项事业事关中国、事关世界、事关人类。若干年这后煤炭、石油或将基本枯竭,人类必须开发新的能源,而秸秆是一种可再生的能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需要用最低成本最科学的方法将秸秆收集、运输、储存、加工成产品,减少污染,充分利用,造福人类。“我们有信心、有能力继续做好这项工作。”